拉萨门户网站>健康养生>治愈率高达90%的“肿瘤君”,为什么还没有“滚蛋”?

治愈率高达90%的“肿瘤君”,为什么还没有“滚蛋”?

导读:非霍奇金淋巴瘤则是最常见的淋巴瘤类型,约占所有淋巴瘤的91%,也是熊顿所患的肿瘤类型。nih估计,2019年美国nhl的新病例和死亡人数分别为74200和19970例。淋巴瘤发病可发生在任何年龄,包括

9月15日刚刚过去,是世界淋巴瘤日。每年的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淋巴瘤联盟都发起各种活动来唤起人们对这种疾病的认识。第一届世界淋巴瘤推广日于2004年9月15日在世界十几个主要城市举行,包括上海、纽约和香港,目前已经举行了16届会议。

撇开官方宣传不谈,几年前对中国普通人来说,是一个“滚蛋”漫画书《肿瘤君》及其改编电影讲述了漫画家熊敦患淋巴瘤的故事,熊敦以乐观的生活态度戏谑了他个人的疾病经历。它还能让公众对癌症有更真实的了解。

事实上,淋巴瘤是一种可以治愈的恶性肿瘤。治疗方法和药物多样成熟,治愈率高:据世卫组织统计,治愈率高达90%;对于发病率最高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国家癌症研究所给出的数据是5年总生存率超过60%。

但同时,由于淋巴瘤亚型众多,无明显早发症状,患者误诊率高,诊断时间长。免疫/靶向药物等新药不仅提高了治愈率,而且意味着巨大的经济负担。实现高治愈率并不容易。

淋巴瘤(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系统的恶性肿瘤的总称。它属于造血系统和淋巴系统的恶性疾病,也是近年来发病率较高的恶性肿瘤之一。如果淋巴细胞异常发生,人体就不能有效防止感染和疾病。

根据2018年版《淋巴瘤诊疗标准》,中国淋巴瘤发病率约为66.68/10万,每年新增淋巴瘤患者约10万,发病率仍在逐年上升,呈现年轻化趋势。

淋巴瘤有许多亚型。根据肿瘤细胞的病理特征,淋巴瘤可分为两大类:霍奇金淋巴瘤(hl)和非霍奇金淋巴瘤(nhl)。

霍奇金淋巴瘤的发病率相对较低,占所有淋巴瘤的8.54%。预后良好,治愈率较高。大多数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5年生存率> 85-95%。

非霍奇金淋巴瘤是最常见的淋巴瘤类型,占所有淋巴瘤的91%。这也是熊盾所患的肿瘤类型。Nih估计,2019年新的nhl病例和死亡人数将分别为74,200人和19,970人。

淋巴系统解剖(来源:国家卫生研究院官方网站)

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是最常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占近50%。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数据显示,1911例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1995年至2012年的5年生存率和10年生存率分别为52.98%和42.45%。

淋巴瘤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包括儿童、青少年和成人。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随着年龄的增长,非霍奇金淋巴瘤变得越来越普遍。与大多数癌症不同,霍奇金淋巴瘤在青少年(15-39岁)和老年人(75岁或以上)中发病率最高。白人比黑人更容易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而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患淋巴瘤。

在中国,淋巴瘤之家、疾病挑战基金会和香港中文大学联合调查发布的《2019年中国淋巴瘤患者生存状况白皮书》(共收集了4,816份有效问卷)显示,56%的男性患者和44%的女性患者参与了调查。比例最大的前三种亚型是弥漫性大b型(33%)、霍奇金病(14%)和滤泡型(12%)。患者的中位年龄为48岁,最小的为2岁,最大的为95岁。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淋巴瘤病因的回答是,科学家还没有完全理解淋巴瘤的所有病因,但是研究发现了许多联系。例如:

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患淋巴瘤的风险要高得多。

其他病毒,如人类T淋巴细胞病毒和爱泼斯坦巴尔病毒,也与某些类型的淋巴瘤有关。

暴露于高水平电离辐射的人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更高,家族史与患霍奇金淋巴瘤的高风险相关。

一些研究表明除草剂和杀虫剂中的特定成分可能与淋巴瘤有关,但是科学家不知道增加淋巴瘤风险所需的剂量。

霍奇金淋巴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症状,包括淋巴结肿大,尤其是淋巴瘤开始生长的身体部位。其他症状包括发烧、盗汗、感觉疲劳和体重减轻。

上述白皮书显示,约50%接受调查的病人正在接受治疗,39%的病人已经完成治疗,只有5%的病人从未接受过治疗。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执行理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科主任朱军在2019年“美国出生”世界淋巴瘤日公共教育上表示,在过去20年中,中国在淋巴瘤治疗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治愈率大幅提高。以准确的病理诊断和分子诊断为指导,促进了淋巴瘤靶向和免疫治疗的飞跃。其中,霍奇金淋巴瘤的治愈率可达70%-80%,甚至更高。对于我国常见的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利妥昔单抗联合分子靶向药物chop化疗是国内外权威临床指南一致推荐的一线治疗方案。研究表明,临床治愈率可达70%。这些都是淋巴瘤治疗的巨大进步。”

淋巴瘤的高治愈率听起来很有希望,但对大多数患者来说,这仍然不是一个容易和顺利的旅程。

因为淋巴瘤有许多亚型,淋巴瘤及其亚型的诊断是一个障碍。淋巴瘤临床诊断的检测项目和程序主要包括体检、验血、淋巴结活检、骨髓活检和影像学检查。

根据白皮书,参与调查的患者中有2047人被误诊,占43%。它们经常被误诊为其他疾病或淋巴瘤的其他亚型。51%的病人是由几家医院诊断的。从发病到治疗的平均时间为7.7个月。从第一次就诊到最终诊断亚型的平均时间为2.5个月。大多数患者需要去北上官岭或省会城市进行淋巴瘤和特定亚型的诊断。

“淋巴瘤有80多种甚至数百种亚型。我们仍然有许多尚未被诊断的亚型。这种疾病发展得非常快。淋巴瘤诊断的难点是早期诊断。”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病理科教授高子芬说:“淋巴瘤的诊断大多做得很好,但总有一些特殊的困难。我们需要继续发现新技术并做出一些综合诊断。体检是早期发现的好方法。现在误诊率已大大降低,有许多一线治疗方法。”

临床上常见的淋巴瘤治疗方案包括定期监测、化疗、放疗、靶向治疗和造血干细胞移植。

上海瑞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沈志祥在接受《21世纪新健康》采访时表示,对于大多数淋巴瘤亚型,治疗方法是相似的,化疗仍然是主要方法,“但不同亚型有不同的特殊‘武器’,如罗氏的利妥昔单抗(rituximab),它已经使用了20年,实际上是针对B细胞的。不是每个细胞亚型都有相应的治疗药物。近年来,pd-1和pd-l1的出现起初对霍奇金淋巴瘤特别有效,但目前,这种治疗仅限于复发或难治的患者。

利妥昔单抗最初的研究药物是罗氏美罗华,这是最初由罗氏基因泰克开发并经fda批准的用于治疗癌症的第一种单克隆抗体。目前,利妥昔单抗已经作为生物相似药物在欧洲和美国上市。

利妥昔单抗联合化疗(r-chop方案)已被证明能显著提高患者生存率。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利妥昔单抗联合chop化疗可将侵袭性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总缓解率提高到83%,完全缓解率提高到76%。自利妥昔单抗推出以来,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死亡率出现了拐点,并显著下降。

2000年4月21日,罗氏利妥昔单抗被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列入cd20阳性滤泡性和弥漫性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名单。2017年通过谈判进入医疗保险目录,价格下降58.45%,市场容量明显。500毫克/50毫升/瓶的规格从16041元降至8298元,100毫克/10毫升/瓶的小规格也降至2418元。

近年来,免疫疗法pd-1和car-t药物的开发和销售提供了多种手段。

根据国内pd-1企业首次申请上市的指征,信达、恒瑞和百济均申请霍奇金淋巴瘤。2017年,fda历史上批准了两种car-t药物上市,其中kite pharma的yescarta适应症是淋巴瘤。

pd-1是一种相对广谱的抗肿瘤药物。它不仅适用于复发和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而且也适用于其他实体瘤。”朱军告诉新健康21,“霍奇金淋巴瘤是一种发病率较低的肿瘤。一线和二线治疗失败后,没有新的方法。pd-1曾用于试验,但有效率超过预期。因此,这一指示得到了快速测试。这些药物仍在对各种类型的淋巴瘤进行各种临床试验,但据估计霍奇金淋巴瘤不会有如此明显的疗效。因为pd-l1在大多数霍奇金淋巴瘤中高度表达,所以其靶点非常明确,其他类型可能有效,但不太好。

淋巴瘤是目前控制率和治愈率最高的肿瘤之一,由于药物和治疗方法的成熟性和多样性,但如何进一步提高创新药物的可及性仍然是一个大问题。

世卫组织表示,就癌症结果而言,富国和穷国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以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种高度可治疗的癌症)为例,贫穷国家的五年存活率不到20%,而在一些高收入国家,五年存活率可以达到90%。

对于每个淋巴瘤患者来说,经济负担仍然是他们生活质量的最大威胁。根据上述白皮书,病人的平均总治疗费用约为32.6万元,自费治疗的比例为60%。每个阶段的平均自费比例约为60%,非首次治疗的平均费用比首次治疗高30万元以上。

患者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8万元,占家庭年收入5万元至10万元的31.4%,占家庭年收入3万元以下的18.3%。2018年,患者的年均医疗总支出约为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2.33倍。

免疫/靶向药物的使用将导致总增值194,000-378,000元,其中最常见的亚型为间变性(370,000)、霍奇金(290,000)、自然杀伤/杀伤(250,000)和慢性淋证(190,000)。

不同的药物和不同的药物购买渠道也导致了较大的成本差异,32.3%和21%的患者购买remix和icore海外仿制药。

61%的患者经历过停药,其中19%是由于沉重的经济负担。根据淋巴瘤的亚型,间变性和淋证两种亚型因经济负担而停药的比例相对较高,分别为41%和36%。

在为不同类型的患者选择药物时,三个最重要的因素是疗效、价格和是否投保。现有的药物和疗法不能满足病人的需求。他们渴望新药和疗法进入市场并使他们能够购买。

其中,患者期望列出的前三种免疫/靶向药物是car-t、新型btk抑制剂和cd30单克隆抗体。

沈志祥教授指出,“近年来,随着国家高度重视肿瘤患者健康权益的保护,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深入开展,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有效措施相继出台。越来越多的肿瘤药物被纳入医疗保险报销范围,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提高了药物的可及性。”

2019年,富红翰林利妥昔单抗被批准列为国内首个生物相似药物。利妥昔单抗注射液于2019年5月中旬开始销售,价格持续下降。上市时,价格为1648元/10毫升:0.1克,比罗氏同一标准的原研究药物低约30%。此后,傅韩红林进一步降价,在全国各零售药店相继实施了1398元/片(100毫克/10毫升)的最新价格,比同产品标准的原研究药物低了约40%。

根据中国样本医院的统计,利妥昔单抗在2017年将耗资10.8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国内样本医院药品消费为9.1亿元,预计2018年药品消费将超过12亿元。

关于国内生物相似药物的上市,罗氏制药中国总裁周宏早些时候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良性竞争是好事。首先,它可以扩大覆盖面,增加患者获得药物的机会。国外仿制药和生物类似物相对成熟,而我国国内仿制药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有待时间验证。也希望中国仿制药和生物类似物能够真正控制质量,真正实现可持续的高质量。其次,我对中国市场更有信心。从去年和现在的表现来看,目标药物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应该和我们的竞争对手一起把这块蛋糕做得更大,这样整个国家才能受益,但同时,质量也应该受到控制。我相信我们占据的蛋糕仍然很大。"

关于国产和进口产品的临床差异,沈志祥对21新康说,“我认为无论是国产还是罗氏,对患者都有好处。罗氏以前只解决了30%到40%的患者,但现在他们也降低了价格,将价格从30%扩大到70%到80%。总的方向是好的。”

朱军还对《21新健康》说,“美国和欧洲也有利于托比亚斯单克隆抗体的类似生物药物。武器库正在增加。只要敌人能被杀,钱能被存,目标就能实现。然而,应该很好地观察和使用它。罗氏的美罗华已经使用了20年,有很多患者,积累了很多经验,而生物相似药物刚刚获得批准,还有一个了解的过程。”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11选5下注